受浸者見證
何利霞 嚴石麟 林綺媚
劉小璇 危燕萍 梁潔萍
蔡 蘭 呂名朗  

轉會者見證
杜崇基 郭靜芬  


何利霞
小麗區 | 美英組

信主前,我是一個凡事緊張、凡事憂愁和抱怨的人。我缺乏安全感,遇到挫折或不順境的時候,會感到無助和失落,並且容易便想將事情放棄。此外,我的思想往往是偏向負面的,很少找到快樂的日子。追溯以前,我應該是患了產後抑鬱症。

我曾就讀基督教中學,兩個兒子也曾在浸信會培理學校讀書,此外我也曾和我的大兒參加過北角其中一間教會的主日學。可是,當時我還沒有信主,只是有需要的時候才去祈禱求主耶穌幫助,事後又將祂擱置了。

直到2013年透過培理學校的一個家長講座,令我再次接觸教會,那時我很想了解和認識更多關於耶穌基督的事,所以便參加了「耶穌與你」。2014年又參加了「啟發課程」。期間,我很想主耶穌改變我的生命、改變我的思想及情緒,於是,我接受了耶穌基督做我個人的救主。

在教會裡,我感到很舒服和很正面,教會的弟兄姊妹給我的感覺是很親切友善,他們很樂意為人服務。在這裡,我找到同行者,我感到很安慰。

我正學習主耶穌用愛去愛身邊的人,雖然很不容易做到,但我會盡力去做,凡事交托給主,主必使我心中平安和引領我路。

我很喜歡這段經文:
『愛是恆久忍耐,又有恩慈;愛是不嫉妒,愛是不自誇,不張狂,不做害羞的事,不求自己的益處,不輕易發怒,不計算人的惡,不喜歡不義,只喜歡真理;凡事包容,凡事相信,凡事盼望,凡事忍耐;愛是永不止息的。』(哥林多前書13:4-8)

感謝主耶穌讓我再次認識你,你的愛充滿了我。我不再日日感到困惑和憂愁,反而感到心中滿有平安,感謝主給我有新生命和開始!阿們!

嚴石麟
麗瓊區 | 永芬組

我本人嚴石麟活到現今60多歲了,我從小到大都不相信任何宗教,在2010年尾,我大女婿忽然去世,當時我一家人非常之傷心,尤其太太同大女兒,幸好女兒一班教會弟兄姊妹時常到她的家禱告,安慰同祝福(女兒在留學時期已信主耶穌基督)。2011年我太太開始跟她返筲箕灣浸信會崇拜,係2013年中我倆老搬開另一層樓居住,女兒家便大裝修,我好唔小心將孫女所畫佢父親俏像掉了係垃圾房(當年她只有8歲),當她發覺時非常傷心,但已是晚上12點多鐘了,我太太飛跑到垃圾站處找尋,找了沒多久竟然看見幅畫原好無缺係垃圾筒內,太太拿回屋裡猛講感謝主!感謝主!另一次2014年太太在我地家中正烚緊雞蛋,她的好友來電,相約去飲早茶,佢匆忙中忘記熄爐火,便出門去,當日我係早過佢出門去游早水,當我坐地鐵去到天后站,接到管理處電話,說我屋企好大煙,我即刻坐回頭車返家,須時約15至20分鐘,當回到家,成層樓都好大煙,我立刻開門熄了爐火,一睇竟然只係個煲無水同燒黑了,雞蛋爆晒,甚麼都無燒著,真係感謝主!得主保守我一家,得著平安,好感恩。後來我太太每次返教會崇拜,我都會一齊返教會,太太係2015年聖誕節受浸,我也在當日決志信主耶穌基督。

信主後,我的性格改變了不少,從前是個容易暴躁的人,現在脾氣變得好了,與家人、朋友和弟兄姊妹的關係也非常好,更多關心他們。另外,我在平日亦會在關愛動員做義工,透過行動將神的愛分享出去。
林綺媚
錫民區 | 煒瑜組

十年前的我是不喜歡笑,不喜歡講說話,很容易就對身邊的人發脾氣,甚至覺得很多事情我自己也做得到。更因當時考試壓力及補習老師緣故,我自己決志信主耶穌,但亦因為考試完結而開始放棄了跟隨主。

三年前,我經常出現好多問題,生活意義是什麼?快樂是什麼?快樂要怎樣去尋找?但我的生活已經比好多人幸福,有健康的身體,有幸福的屋企,有穩定的工作,但偏偏喜樂沒有常在我心堙C直至有一天,我經過同福堂教會,有一把聲音同我說話:「你去參加崇拜。」正因為這樣,我就獨自參與崇拜,我心堨u覺得敬拜好感動,歌曲好好,但完全感受不到主的平安同喜樂。心媮晹釩雃h疑問,主是賜平安嗎?主是賜喜樂嗎?我為此祈禱尋求主的答案,但一直沒有答案。又一次放棄跟隨主。

感謝主,即使我放棄主幾多次,主亦沒有放棄我,我重遇我的中學同學小璇。2013年,我與她參加了筲浸啟發課程,在這裡感受到不一樣的愛,我信主的路程亦因此完全改變了。我再次祈禱問主,這是我的家嗎?竟然有一段經文出現「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、是眼睛未曾看見、耳朵未曾聽見、人心也未曾想到。」我就知道神已為我預備了同行者,為我預備了一間適合我的教會。從此就改變我的心態,現在的我喜歡了笑,喜歡了說話,我學懂了只要凡事藉著禱告、祈求、和感謝、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。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、必在基督耶穌裡、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。我心奡N增加了主的喜樂和平安。

在往後的日子,我決意要跟隨主,努力在主堶情C靠著耶穌得勝! 主的恩典是夠我用的。
劉小璇
錫民區 | 煒瑜組

舊有的我
我從小和母親相依為命,她為了生計辛勤工作,很少時間溝通且關係疏離,我很羨慕別人有完整溫馨的家庭。記得中學時曾經玩過「筆仙」,母親帶我到佛堂「開光」保我平安,拜偶像等許多事都試過,只是把著人做我做的心態,但卻沒有因此而保守我,反使我往後更不平安,更黑暗。

婚後生了女兒後,患上產後抑鬱症,容易情緒,不穩心煩,面對某些不公平偏心的行為,我選擇啞忍接受而令自己鬱鬱不歡,所以常和先生吵架,甚至鬧離婚,晚上總獨個兒哭泣,覺得身邊的人很冷漠,甚至想過自殺,但看到女兒時就不捨得離開。上帝藉著我同父異母的姊妹邀請去佈道會,並我在當中決志信主。當我唸決志禱文時淚如湧泉,並作出禱告:「假如你真的存在,讓我知道你有多愛我?求你帶我離開傷心地!」

神就是光,在祂裡面毫無黑暗。(約1:5)

一晚我發了深刻的夢:一邊是黑暗的假偶像,另一邊是大片很猛的白光從窗外出,我被這光吸引往前走……自此我的生命起了很多的變化,耶穌開始在我生命作工,又發生許多奇妙的事,祂改變陶造我,更新我,使我和家人關係更融洽,教我學懂寬恕,賜予我新的盼望,更醫治了我的抑鬱症!上帝的恩典夠用,祂的愛超乎我所想所求,甚至將詛咒變成祝福,願榮耀頌讚歸三位一體的真神!
危燕萍
和平區 | 培琛組

我未信主前是拜偶像,對偶像有一種依靠感覺,無論有甚麼困難都希望得到解決,但總是失望。自從08年初開始跟女兒潔玲返教會崇拜,逢星期日早上都跟她返教會,經過一段很長時間,她便叫我信主,但當時心裡還是存在一些掙扎,半信半疑之時,我兒子便發生一些困難,心裡實在擔憂,於是女兒便立刻代為祈禱,結果真是將問題解決。那時我便相信主耶穌真是我們的救主,可以幫我們解決困難。本來我應立即接受主耶穌,但由於當時我要看管孫兒,時間上不許可,所以直到最近兩年孫兒長大,不需要太多時間看管,我便在14年初決心信主,接受主耶穌,更得到區長蘭真帶我到孫太和培琛組,當我在組內結識了一班姊妹,使我學識更多聖經真理,我已經上了多課長青聖經課程,現在還上了受浸預備班,準備受浸,真心成為一個基督徒。現在我感覺比以前開心得多,有困難便交給主,便可以平安渡過。此刻我真是感受主真是常與我們同在。

梁潔萍
仁愛區 | 麗萍組

家族信奉佛教,我自少跟隨父母去寺廟上香拜佛、拜觀音,在家亦要上香拜祖先地主。

我和先夫偶然機會認識楊雁華,她帶我們參加週四崇拜。先夫於2010年受浸,當時我未曾確定是否信耶穌,原因我要繼承雙方父母拜祖先的習俗,唔想冇人打理祖先神位。

約兩年前,夢見先夫掛念孤獨的我。我想祇有信耶穌,他才放心,無牽掛。故此,我決定重返筲浸參加週四崇拜,藉此認識基督真理。這兩年我恆常返崇拜。去年,區長跟我傾談信仰問題,我決定接受耶穌做我救主。我現在加入了小組,讀聖經課程和受浸班。

未信主之前,我是好怕黑,更懼怕獨自一人留在家中,一到晚上要開著全屋的燈,收音機,疑神疑鬼很久才睡得著。我決志信主後約兩個星期,夢境中我見到鬼神出沒,我驚慌非常,邊跑邊叫觀音菩薩、如來佛祖救命,都無效。突然記起自己已信主耶穌,於是改叫耶穌救我,亦未即時見效。當時我想起驅魔人都是手執十字架,心想應該一定得,於是我以手指做成十字,亦唔得。我好驚,好害怕,唯有繼續大聲呼叫耶穌救我。叫了一陣,終於神蹟來了,我感到耶穌在我心裡,心境突然舒暢,平和開朗。手上亦像高舉十字架,光芒四射,照耀全屋,我的驚恐完全消失。天還未光,我繼續睡覺。

自那日起,晚上我不用開著全屋的燈睡覺了。感謝主,耶穌就是真光,祂有恩典和憐憫,祂赦免我的罪和醫治我的抑鬱惶恐。

我決定一心信靠主耶穌,讓祂掌管我一生。
蔡蘭
仁愛區 | 麗萍組

我生於柬埔寨金邊市。童年時在越南邊境附近居住,每晚都聽到砲彈聲,時刻都提心吊膽,沒有安全感。1969年來了香港,在哥哥家住了一個月,收到媽媽的來信,說柬埔寨發生政變,叫我留在香港。之後,我留在香港落地生根,住了46年,勞勞碌碌過了大半生。現在和丈夫過著退休生活,有兒孫,總算生活得寫意。

記得讀小學時,有一位信耶穌的老師,她教歷史科時都會講耶穌的事蹟給我們聽,那時我已知上帝愛世人,拯救世人。2014年初,好朋友鄭金田和徐桂珍帶我來筲箕灣浸信會參加週四崇拜,崇拜後區長單獨和我講福音,當天我決志信耶穌,接受耶穌為我救主。

決志信主後,我恆常返週四崇拜和小組。在教會大家庭中,多位牧師傳道、區長和組長們友善親切,很有愛心,好尊敬老人家,弟兄姊妹們都和藹親切。她們都很喜樂。我返教會兩年多,有參加聖經班,聽聖經多了,我的壞脾氣也改變了,識得凡事包容,凡事忍耐。現在我會祈禱,倚靠天父上帝,我願意一生跟隨耶穌。

感謝主,我可以受浸加入教會。
呂名朗
潔怡區 | 雋邦組

我信從聖父聖子聖靈前,我當時只是三歲的小孩子,還未懂性,未有辦別是非的能力。所以,當時我未認識主,只過著自己的生活。頑皮時就頑皮,連當時信從主耶穌基督的母親的話都沒有聽,沒有感受神的大愛。

到了我五至六歲時期,媽媽曾帶我到柴灣浸信會參與幼兒敬拜。當時,我怎麼敬拜,聽聖經故事也不肯,嚷著媽媽走。崇拜完了之後,我當然感到興奮極了。

因媽媽見我心對四處環境感到恐懼,她為我轉了幾次教會,期望我對神有更多的認識及感恩。轉了兩三次後,在我就讀二年級時,經過朋友介紹筲箕灣浸信會(簡稱筲浸)的兒童部後,我終於找到一間合適我的教會,因為筲浸兒童部的李鳳慧助理傳道很疼愛我,教導我認識神,敬拜神。

所以,在這時刻,我被耶穌得救,脫離敬拜神的初期掙扎及懼怕。李鳳慧助理傳道從我小照顧我到現在。兒童部當時,因導師教導我們背使徒信經,靠近主耶穌。我背完這句話後,我才相信主是存在,是我們的救主,因我們的罪而釘在十字架,用寶血洗淨我們的罪。教導我,我那一刻非常感動。所以,我在高小的時候就心內正式接受耶穌作我的救主,及決志信耶穌。當時,最能幫助我的經文是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,記載:「神愛世人,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,叫一切信祂的,不至滅亡,反得永生。」

信主後,我的生命已改變。從前的我是非常任性的。自從跟從神以後,我向祂的路一步一步地走。我作基督徒後,在2015暑假跟青少年部到聯校奮興營,熱血敬拜主。
杜崇基

本人杜崇基,蒙天父恩典,自小生於基督化家庭。祖父及父親均為浸信會傳道人,分別在81 年及97年安返天家。在我記憶中決志的日子是模糊的,大概是小五左右,我在小學的佈道會中決志。當時我的母親是在我就讀的學校擔任校長,我常常記得母親在早會時帶領我唱很多福音詩歌,至今仍記憶深刻。由於我從孩童時期已隨祖父參加九龍城浸信會(城浸),於12歲在主日學老師的鼓勵下參加慕道班,並受浸加入教會。當時的施浸牧師為柳鎮平牧師。當時的我已認識到自己是個罪人,不能靠好行為得著救恩。而且明白主耶穌來到世上之目的,為要拯救罪人。記得當年有兩三位主日學年紀相約的同學一起學習,因此那段時期是對信仰的「蜜月期」。

當我進入青春期後,開始發現自己正在遠離神。一方面我進入一著名的官中男校就讀,在中一時成績尚好,豈料在中二時因數學科不及格導致成績大倒退。而另一方面,原本我受浸後除參加主日學外,也參加週末下午的少年助道會。可是由於內心的自卑(因自小體型肥胖)和懼怕出隊傳福音,因此只維持一段短時期就中斷了。學業上的掙扎使我未能在原校升讀中六,甚至重讀中五也是困難重重。好不容易在另一間中學重讀中五並合資格繼續升讀預科。奈何讀理科始終不是自己的強項,卻造就了自己走向修讀會計系之路。89年預科畢業後,由於未能升讀本地的大學,經父親鼓勵下在香港修讀英國倫敦大學的校外學位課程,修讀會計學系並順利在92年畢業。

91年正是我受浸的十週年,在信仰上是我另一個轉捩點。我向神鄭重禱告,究竟自己「得救的信心」是因家庭「世襲」遺傳,抑或是在人生的重重波折下親自經歷神的帶領與保守?記得在當年暑假首次拿起傅士德《屬靈操練禮讚》一書細讀反省,重新肯定自己要靠主成為真正的門徒,立志過討主喜悅的生活。當年我已重新參加一個以查經為主的助道會並擔任職員,負責靈修部。主要任務是在每次週會負責/安排靈修分享,鼓勵團友勤作靈修。在那個階段與團契職員建立起深厚的情誼,並學習在事奉中彼此守望。當時我也從團契的服事中看見自己的生命仍有許多瑕疵,例如經常口不擇言,因過份的坦率而造成別人的難堪。猶幸當時的導師和弟兄姊妹有足夠的成熟和包容接受自己,使我仍不斷有機會服事。回想在城浸的日子,特別在我修讀大學期間,天父讓我大開屬靈的視野。當時我與團契的好友們參加每週三晚上的查經祈禱會。並且先後參與了初信關顧員的訓練和事奉,後來也有機會重返少年助道會擔任實習顧問。最後甚至能被邀成為主日 學部部員。這些練歷也塑造我靈命的成長,為日後蒙召事主的路上打下美好根基。
郭靜芬

「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,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。」羅馬書五章八節

我自小便思想一個問題,為甚麼人與人不能和平相處?為甚麼現實的環境不會像電視劇的情節那樣,最後總來個大團圓結局呢?。引發我去思想這個問題的正是我的父母,他們在我年幼時開始已經常為大事小事吵架,曾經吵通宵,每次總是用最惡毒和粗鄙的言語互罵,或是恐嚇戎H兇殘的手段來對付對方。後來他們不再對罵了,改為冷戰,但一冷戰便十年了,相見如陌路。我們的生活條件已經很差,家庭又經常不和,我生活在痛苦中。

後來我竟就這個問題找到了答案。我就讀的中學是聖公會開辦的,每星期一次早會,每年也有一次佈道會。當我就讀中二時,一位牧師來主講那年的佈道會,他沒有用一般年輕人喜歡的幽默風趣手法去傳遞信息,他只是很迫切地道出人的問題和耶穌犧牲的愛,這正打動了我。因為我心中那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,終於找到答案了。原來人的問題是犯罪、得罪神,人與神的關係破裂,也不能指望可與人建立良好的關係,我聽了這番話的感覺就好像囚犯獲悉放一樣,突然變得很輕鬆,因為我終於明白了,完全明白了。當講員問一眾學生說,誰想要得到耶穌的愛,我心中立即呼叫說:「我要!」

成為基督徒後,客觀環境不是立即改變過來。但我努力學習聖經和事奉神令我找到很大的樂趣,而我又經常與幾位姊妹同心禱告,這也支持了我渡過了許多艱難的日子。我領略到人生是可以痛而不苦的,只要靠暮那已經勝過世界的主耶穌,苦難總能勝過。三十年來,我的母親、哥哥、兩位妹妹也先後信主。後來我的父親在患病後經歷主的幫助,信了主,也受洗加入教會。現在他已在天上永享安息。我知道唯有這位慈愛的主才能夠為我預備一個大團圓結局在天上。